• <legend id="66u8o"><td id="66u8o"></td></legend>
  • <legend id="66u8o"><div id="66u8o"></div></legend>
    <legend id="66u8o"></legend>
  • 咨詢熱線:
    028-83184946

    中文  |   En

    公司新聞
    我們的青春,如綻放的占芭之花
    發布時間:2017-10-30 瀏覽量:1125次

    本報訊(通訊員 劉東海)題記:“一帶一路”作為中國首倡、高層推動的國家戰略,近年來多次成為全球輿論的新焦點,習主席高瞻遠矚的戰略考量和偉大構想,正引領著中國走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路。中老鐵路建設項目,正是一帶一路戰略的一段“掠影”,筆者有幸參與到中老鐵路建設項目的相關工作,謹以此文,帶您領略一帶一路上不一樣的風景。

    初識占芭花

    58日這天,當我剛住進烏多姆賽薩麗噶莊園酒店時,就被院子里黃白相間的五瓣的花朵吸引了。酒店為很多座獨棟的單層建筑,每棟有四個房間,雖然裝修顯得有些陳舊,但還算干凈衛生,一個標間的費用是每天12萬基普(合人民幣一百元)。酒店的院子很大,有池有樹,有花香也有鳥語,環境清幽,可是滿院子的植物,我除了認識芒果、荔枝之外,其他的一概不識——包括被稱為老撾國花的占芭花。畢竟,身處異國他鄉,天空和云朵于我而言都是陌生的。

    占芭花是老撾國花,是阿強告訴我的。阿強是我們請的老撾司機兼翻譯,懂寮語,也會講普通話,有他在,為我們的工作和生活帶來了不少便利。阿強是老撾華裔,漢族,90后的帥小伙子,據他說,他爺爺那一輩躲避戰亂逃到了中老邊境的豐沙里省,于是家族就在那里扎下了根,后來全家又搬遷到了烏多姆省的省會勐賽市。

    我對于占芭花的印象和對勐賽的最初印象是一致的,新鮮而陌生:新鮮能激發人的探知欲,陌生又會帶來莫名的違和感。但是,當我靠近它,端詳著它螺旋狀的五片花瓣并聞到那淡淡的清香時,我心想,它被稱作老撾的國花,名副其實。在寬大而碧綠的葉子間,一朵朵或紅或白的占芭花點綴其間,不疏不密,不濃不淡,寧靜而熱烈,樸實而圣潔,就像老撾人民對生活的態度。據說,在老撾的傳統節日潑水節,只有代表神靈的佛像、虔誠而高貴的佛教徒、至愛親朋,或者遠方的貴賓才享有被浸有占芭花的水淋身的待遇。

    而我以占芭花作為這篇文章的開篇,不僅是因為它是老撾的國花,而是因為它不分寒暑兀自在四季開放,開放在老撾的大街小巷、房前屋后,不管你什么時候來,都能欣賞到它的開放,不用預約,也不用等待。


    勐賽印象

    確切地說,在接到去老撾出差的通知之前,我對老撾是完全沒有什么印象的。就算是出國旅游,大都會因循著新、馬、泰的線路,誰會注意到這個東南亞的內陸國家?并且還是去工作?而生活就是如此湊巧,完全沒想到第一次出國,目的地便是老撾。

    從云南景洪市勐臘縣的磨憨口岸辦理健康證并經過安檢后即可出關,步行七八百米,便到了老撾的口岸磨丁——這七八百米的距離,既是中國到老撾的距離,又是遠方與故鄉的距離。雖然初次出國心中興奮,但當看到中老兩國的界碑時,心中不免有些不舍,一步之遙心自遠,從此身后稱故鄉。所以,像所有出關的人一樣,我們在界碑的旁邊拍照留念,我愛你,祖國!

    接著是被稱作13號公路的盤山路,有些像國內的省道,但是規格要比省道小一號。輾轉兩個小時之后,我們終于到達目的地勐賽。這兩個小時的路程,仿佛仍是在云南的山路上行走一樣,亞熱帶的氣溫和植被,藍天白云和紫外線,熟悉又陌生。

    勐賽是老撾北部省份烏多姆賽省的省會,和我們想象中的省會城市不一樣,沒有高樓大廈、沒有寬敞的街道、也沒有繁華的市井……

    這就是發展中的老撾。

    街道上,除了大量的不認識的寮語廣告牌,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中國偏遠地區的一個鎮子,商鋪和街道沒有規劃過的痕跡,凌亂、原始,有路邊賣烤肉的攤販,也有“突突”三輪車縱橫馳騁。

    當然,這并不是勐賽全部的樣子。

    這里也有動輒幾千平米的私家住宅,富麗堂皇,讓初來乍到的我們以為是博物館或者政府大院。另外,讓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這里有很多的加油站,真的很多,最密集的地方幾乎不到一百米就有一座。后來,聽阿強說,老撾的加油站基本都是官員開的。

    在勐賽,最親切的莫過于兩個地方,一個是中餐館,一個是華為手機賣場,在這里你不會覺得溝通障礙,因為老板都是中國人,即使是老撾的雇員,也會一些漢語。

    在勐賽,最心塞的莫過于滿街的豐田皮卡車和越野車,在老撾人眼里,日本車的質量是最好的。

    進山的路

    魯迅說過,地上本就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幾乎所有的路,都是從無到有,從坎坷到平坦,從狹窄到寬闊的,就像小溪匯聚成小河,小河匯聚成大江一樣。而進山的路,仿佛是生命的一次逆行:從河流走回小溪,從文明走回原始。

    13號公路進入工地,瀝青路面便不再有了,隨之而來的坑坑洼洼的土路。這條路是勐賽當地的縣級公路,有孟阿縣城至勐賽市區的班車經過,說是班車,其實是由貨車改裝的,在貨車的車廂里裝上棚子和兩排座椅,就儼然變成了客車了——里面坐滿了老撾人,曬得黢黑的老撾人。你對他們微笑,他們會朝你招手,老撾人是平和友好的。

    勐賽屬低山丘陵地貌,地形呈波狀起伏,相對高差約200米,坡面多為林地,有少量的原始森林,更多的是人造林地。低山丘陵地貌注定了這條進山的路是崎嶇的。

    路就是山的輪廓,路就是河的形狀。

    這條路原本是平坦的,施工車輛進入后,它終于不堪重負,變得崎嶇又坎坷。雨季來臨之后更加泥濘不堪,施工隊伍邊修邊損,邊損邊修,崎嶇泥濘的道路帶來了極大的交通安全風險,時常見到水泥罐車或運渣車側翻在路邊。

    在這條公路的兩旁,分布著稀稀落落的村莊,低矮的木房子或者草房子,顏色低暗而陳舊,和兩旁蔥郁的山林極不協調。山林,能讓人看到生長和希望,而破舊的房屋,讓人覺得頹敗、凄切。

    除了村落和房子,最常見的是公路兩旁玩耍的孩子,孩子們是天真純美的,即便他們衣衫襤褸,即便他們被曬得像一只只發亮的泥鰍……當你從他們身邊走過,一聲善意的“你好”,他們會回報你一個敬禮。人們常說,每一個孩子都是一個天使,而我覺得,每次車輛經過他們跑開的時樣子,像山上滾落的石頭;而他們坐在屋檐下那種安靜的神態,像極了滿地里兀自生長的菠蘿。

    我和朋友說,如果他們是在中國的城市里,此刻可能正在學習游泳,也可能是在空調教室里學習舞蹈、美術,或者坐在電視機前欣賞動畫片,而不是拿著一片芭蕉樹葉在太陽底下碓石頭。

    當然,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有他們的天地,有他們的未來。正如胡適詩中所寫: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

    在老撾吃川菜

    來老撾之前,不了解當地的飲食習慣,家人擔心我會不會不習慣。來到老撾之后才發現這些擔心是多余的,因為在工地的食堂,我們可以吃到正宗的川菜。   當初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在央視播出后,著實火了一把,很多觀眾深深地感受到中華的文化的博大精深。別的暫且不說,僅僅在飲食文化中體現出的廣博、考究、沉淀和傳承就甩了老外好幾條大街了。也許是個人的偏見,總覺得西方國家的飲食似乎用牛奶面包、土豆牛肉、洋蔥番茄幾個詞語就可以概括的;然而,來到老撾之后我才發現,即便是與中國毗鄰的鄰居也是如此。

    老撾人的飲食是單調的,主食是糯米飯,配上辣椒醬和幾樣蔬菜,僅此而已。這并不是說老撾缺少食材,老撾本地的食材比較豐富,在云南能見到的在這里幾乎都可以見到,但老撾人好像對食材缺乏認知。簡單地說,就是對“吃”不講究。生的也吃,熟的也吃,野菜也吃,小動物也吃。

    有一次,我路過路邊的市場,攤位上除了堆滿的黃瓜和其他幾樣水果外,我還意外地發現了一只懸掛著的豹貓、用鐵絲拴著的蜥蜴、擠滿肥肥胖胖的扭動著的黃蜂幼蟲……

    老撾加工食物的方法主要是涼拌和燒烤,涼拌菜主要是以當地的香料,譬如檸檬、薄荷、辣椒、魚露等,我吃過一次當地的招牌菜:椿木瓜,售價20000基普,約合人民幣16元,那味道——總之我為了避免浪費還是堅持把它吃完了——再也不想吃第二次。至于街邊的燒烤,至今未敢嘗試。

    當然,在勐賽的街頭還是有三樣食物是符合大部分人的胃口的:豬腳飯、米干、老撾火鍋。然而,尷尬的是,也僅有這三樣,并且也只有幾家餐館。除此之外,就是幾家川菜館、湘菜館……

    所以,只有在工地的食堂,我們的味蕾才算找到了故鄉。

    食堂的廚師大多是四川的、也有重慶的,他們雖然不是星級酒店的大廚,但是卻有著豐富的家常菜經驗:回鍋肉、麻婆豆腐、魚香肉絲、酸辣土豆絲、番茄炒蛋……每一道菜都能讓人找到回家的感覺。

    每當從工地回到項目駐地,聽見廚房“呲啦”一聲響,隨即便能聞見郫縣豆瓣的陣陣香味,于是一身的疲憊就此卸下。于是,不由得唱起許巍的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詩和遠方是精神慰藉,而一頓香噴噴的川菜,是對饑餓最起碼的尊重。

    在老撾的中國人

    在老撾的中國人很多,據說有幾萬之眾,林林總總,無非分為三種:第一種是做生意的,他們主要是來自湖南、四川和云南等地,他們在這里開超市、開餐館、開五金店、開藥店、開手機店……第二種是修鐵路、修公路、修水電站的,在一帶一路戰略的促進下,大量的資金、人員、機械設備、建筑材料源源不斷地進入老撾,投入到一帶一路建設當中;第三種是游客,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宣傳和帶動,老撾,這個似乎要被遺忘的東南亞唯一的內陸國家近年來出現了旅游熱,很多國人厭倦了新馬泰、日韓、歐美的行動路線,把旅游目的地選在了老撾,這塊淳樸的,原生態的自然天堂。據說,老撾適合懷舊的人來旅行,因為你能在這里看到中國過去的樣子,這樣,你也就能找回曾經的自己。

    很顯然,我們屬于第二類。

    從磨丁到萬象四百多公里的路程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工地,沿途排滿了各個隧道、橋梁、車站的標識牌,中鐵五局、中鐵八局、中鐵國際、中鐵建、中電建……中老鐵路建設項目歷經多年的前期準備之后,終于在去年開始破土動工,于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鐵路建設大會戰開始了。

    毫不夸張地說,在這個龐大的工地上你可以找到每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鄉親。譬如,我在進行某隧道的監控量測工作時,竟出乎意料地認識了一個同鄉,居然還是一個市的。俗話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這話未免有些夸張,但是當我們旁若無人地說起家鄉話的時候,那種激動和愜意是難以言傳的。

    于是乎,談工作,談生活,談家鄉,談明天,異國他鄉的老撾,被我們當成了故鄉。

    隧道內外

    隧道內外是兩重天,準確地說,隧道里是見不著天的。

    漆黑、潮濕、缺氧、噪音、灰塵、高地溫、各種鋼鐵和巖石摩擦的氣味、各種混凝土添加劑的氣味、各種汗水的氣味……

    而隧道外的天空卻不一樣,空氣清新,干凈,陽光照下來,山上的樹林和莊稼散發著勃勃生機,仿佛能看見氧氣從一片一片的綠意中升騰出來。

    勐賽本地全是低山丘陵地貌,可耕種的土地不多,因此當地保持了刀耕火種的原始的耕作方式。第一次見到山上大片被燒焦的樹林時還以為當地發生了森林火災,而阿強告訴我們,這就是老撾本地的耕作方式。他們砍到一片樹林,然后把樹木燒成灰燼,原來的林地便變成了耕地,可以種植旱稻、菠蘿、香蕉等,幾年之后,土地的肥力不佳,這塊土地就算是荒廢了。土地荒蕪之后,森林就又重獲新生,幾年之后,森林再次被改造成土地,周而復始。

    這就是靠天吃飯的老撾。

    這里種旱稻也種水稻,所謂的旱稻是種在山上的稻子,這是我平生首見。雨季來臨之后,就看見成群結對的當地農民帶上一根木棍和種子走上了山,用削尖的木棍在地里杵一個小坑,然后撒上種子,再蓋上土,整個播種的過程就算完成。幾場雨之后,山上便呈現出整片整片的綠意,若是不明就里的人看見了一定會以為是生長茂盛的野草。

    雨季帶給了萬物生長足夠的水分,也給施工帶來了很大的麻煩。道路濕滑,泥濘不堪,給交通運輸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幾乎每周都能看見有罐車或者大貨車側翻在公路兩旁,像一個個大力士被香蕉皮輕易絆倒。

    雨季影響了施工進度,卻沒有影響我們所從事的監控量測工作。相反,雨季來臨后給監控量測工作帶來了更高的要求。受降雨影響,一些隧道洞口淺埋段便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變形,預警頻繁,便增加了監控量測的頻率,原本一天一測變成了一天兩測甚至一天三測。

    工作強度增加了,但沒一個人有怨言,這是工作的態度,也是生活的態度。

    對待工作,我們需要的是一絲不茍,對待生活,我們需要的是從容和坦蕩。



    立秋之后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開始關注起節氣,立夏、芒種、夏至、小暑……轉眼立秋、白露都已經過去,老祖宗對于大自然的解讀蘊含了他們的高超智慧和豐富經驗。雖然不懂耕作,但從小生活在農村,對節氣還是有些了解的,比如“清明前后,點瓜種豆”,比如“秋忙打靛,處暑動刀鐮,白露煙上架,秋分不生田”,比如“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到了老撾之后,才覺得每一個節氣都那么親切,因為,節氣的背后是作物的生長和收獲,是日照的長短更替,于我們而言,是時光的流逝。

    周圍的一切都在漸漸地變化著:旱稻長得越發豐茂,泥石流毀壞了土地和莊稼,村子附近的路面基本完成了硬化,就連工區里那條沒滿月的小狗也已經長大了許多,田野里蟲子的叫聲變得有些凄切,隧道的縱深已經幾百米……

    而唯一沒變的,是村子邊上的占芭花,我們來時它開著,現在它依然開著,只是盛開著的,并不是當初看見的那一朵。所以,在看遍了一切變化著的事物之后,忽然注意到這盛開的占芭花,會讓人有一種錯覺,這情境仿佛五月那天,我剛來到勐賽,剛住進薩麗噶莊園酒店,剛注意到那盛開的占芭花。

    它開著,好像從沒有凋謝一樣,一直開在充滿生機和希望的枝頭,它守著四季的更迭,守著旭日和暮雨,守著我們稍縱即逝的青春。

    時光易逝,中老鐵路的建設凝聚了許許多多的人們的心血和情感,幾年的時間,一晃而過,有的人在這期間結婚、有的人在這期間生子、有的人在這期間歡笑和流淚,有人會把人生最平淡也可能是最寶貴的時間都付諸于這條連通中國和老撾的鐵路上。

    這一切的變化,都將被四季盛開的占芭花見證著。


    日韩精品久久自慰喷水流白浆|99re只有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午夜无码久久久|中文字幕大香视频蕉免费
  • <legend id="66u8o"><td id="66u8o"></td></legend>
  • <legend id="66u8o"><div id="66u8o"></div></legend>
    <legend id="66u8o"></legend>